太忙了呀抱歉闲下来就更文你知道我爱你

背景from:一揽霜华

这里程澈,是一个十八线小文手,正在努力打怪升级中,大三西语狗,每天忙到死

Q:1091865441欢迎扩列我超自来熟,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十年都在

亲亲绑画@辋山
亲亲绑字@一揽霜华
亲亲绑文@sasasang

比吃饱更开心的是收到评论♡

没有回复评论可能真的是漏了或者太忙QAQ,我不高冷的

是沙雕网友不是太太!

我终于想起lof密码了(呸你还有脸回来

#梗源见图


“师尊,林啸云的人打到山门下了!”


众弟子立在紧闭的黄花梨雕花木门前,神情焦灼。山门玄阵摇摇欲坠,兵临城下的燃眉之急,急需他们的师尊来解。


“别急嘛。”


屋内传来一声应,片刻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开了门,来人身长玉立,一身朱红衣袍,宽袖窄身,把那身段勾勒的极好。发冠嵌着上好的羊脂玉,几缕细细的发辫坠着玉珠,自耳后编至发顶,如墨般的发柔软如缎,浸着浅淡的香。墨眉下是一双桃花眼,眼中浸着潋滟水波,像是那沾了露水儿的桃花正迎风簌簌的开。


“急什么,你们来帮为师瞧瞧,这串玛瑙红珠子和这串白玉镯,哪个更衬些?”


众人见状纷纷气得要厥过去,还以为他们师尊在忙着...

七年之痒



“也许你我这美梦,气数早已尽,缠绵亦是无用。”


仪表盘上时速四十公里的指针竭尽全力想向右挪动一些,仍被过于糟糕的路况阻挠得彻底。


陈心烦意乱地拍了一下方向盘,他一夜未归,身上仍穿着昨日那身深灰色的西装​,白色衬衫的领口下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吻痕。他拨开领口瞧着反光镜里的自己,视线落在悬挂在上面轻轻摇晃的络子,心中忽然像是被重锤砸落般钝痛。


那是秦——他妻子,亲手编的。


他拿起手机,微信弹出几条消息,备注写着“老婆”​对方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,一个小孩子背着书包,站在校门口挥着软软的小手,笑得可爱。


“小乖安全上了校车,加完班就回来补一觉吧,给你做了早餐。”


陈看着...

浮沉

#病弱兰舟

#时间线六十六章


接连几日未曾放晴,夜色浓重得似化不开的墨,天气一点点冷了下来,沈兰舟的病尚未有起色。萧驰野回来的时候,侍女正立在榻边,轻轻搅弄着白玉碗中的汤药散热。细微的悦响,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极为清楚。


萧驰野褪了的外袍,怕过了冷气给沈兰舟,等身子热了方才去了榻上,伸手试了试他泛着酡红的脸颊,依旧烧的厉害。他拢好沈兰舟被冷汗浸湿的发,贴着他耳根低低唤道:“兰舟,醒一醒,到时辰吃药了。”


沈兰舟微微蹙了蹙眉,薄薄的眼皮下眼珠滚动了几轮,却没能醒来。他太过昏沉,萧驰野的话灌进耳中已成了飘忽的只字片...

成功人士踏娇娇,在线卖课(?

十月份真的温柔又可爱,因为她来,连落了许多天雨的青岛都晴了。 @Sasasang

@Sasasang
恭喜两位嘉宾牵手成功♡

抽奖】5000fo啦!!!

忽然发现我5000fo了???到底是哪些宝贝在关注着我啊哈哈哈,小姑娘,你很有眼光。


咳,在评论里分享——想对我说的话/怎么认识我的/想看的梗,评论里抽三个人请喝奶茶(可折现15r)蓝手手里再抽一个♡


秋天到了,当然要喝热乎乎的奶茶嘛,我爱你们♡

失败的走出自闭挑战之
【语 音 念 文 】

【折骨】第二回

被屏蔽啦真是莫名其妙的,补一个档


燕千里醒来时,正躺在一处陌生的所在。他身上的伤被仔细包了个周全,仍隐隐作痛。他咬着牙把自己支撑起来,苍白的唇干裂出了血口子。他低声咳嗽着,昏沉不已,忍着不适细细打量着周遭。他在一处草屋内,陈设极为简单,且都很是陈旧,昏暗的屋中跃动着一盏烛火,显然主人没有多少银子,便只燃这一盏灯,好省些烛火钱。


 


燕千里看着自己身上的伤,才有了一些真实感。宫墙内的大火,他母妃的死,并不是一场噩梦。他咬着下唇,眼泪滚了下来,又觉得不是哭的时候。他这显然是得救了,得去谢谢他的救命恩人。


 


正赶巧,一个白衣少年端了一盆热水进来,看...

 

© 程澈 | Powered by LOFTER